人物

HPB芯链汪晓明:辍学创业的区块链“蓝莲花”

在中国很多区块链支持者都把区块链类比当年崛起的互联网,与其说它是一场泡沫,更愿意相信它具有革命性的伟大意义。他们每一天的努力,都在创造历史。有幸的是,如果你留心,我们可能就是这个历史的见证者。

2018年1月27日, 美国斯坦福大学著名的 “李嘉诚知识研究中心”会议大厅座无虚席,硅谷区块链技术论坛在此举行,慕名而来的三百余位嘉宾,认真的聆听台上一位中国浙江口音男子的英文演讲,精彩处掌声不断。这个演讲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过多的修饰,但是引发了现场听众的强烈共鸣。演讲的男子不是马云,但是也来自于中国浙江省,他就是汪晓明,普通话不标准,却做出区块链技术超标准产品的HPB芯链创始人兼CEO。

在区块链技术社区里,知道汪晓明的人或许不多,但是提起ID“蓝莲花”耳熟能详。作为全球区块链技术早期探索者,在中国区块链社区巴比特网站上,汪晓明以知名ID“蓝莲花”活跃多年,低调朴实默默无闻的在行业深耕布道无私付出,坚忍执着且自强不息的去实现着区块链技术的梦想,发布了72篇专业文章,人称“区块链七十二章经”。

此举,使这位80后IT男在国内外区块链技术圈产生很大影响,至今汪晓明一直积极推动区块链技术在国内的发展,经过四年区块链软硬件技术产品积累,其于2017年3月创办的HPB芯链,在推出半年后的2018年1月,创造了数字货币市值近九十亿的神话。

但是,这束正在绽放的区块链“蓝莲花”,在成功之前,并没有像一些成功的青年IT创业家那样,拥有留洋经历与名校高学历背景,只是一位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路人甲”。

退学的创业者

从现在来看,汪晓明是一名连续创业者,他通过连续创业来实现自己的理想。

在当今科技界的神级人物如微软比尔盖茨、脸书扎克伯格、苹果乔布斯、甲骨文埃里森等都有一个相似之处:有过退学经历。

巧合的是,汪晓明也同样。

汪晓明1982年出生于浙江省平湖市,还在西安工业大学就读时就创办了人生第一家公司——创速网络。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纸上得来终觉浅”,教材的内容距离他想做的事情太遥远,不够接地气,所以两年后的2004年汪晓明选择了退学创业。

汪晓明退学后是否遭到父母责骂,无人知晓,但是,当他所办的公司运营一段时间后竟然没有亏本,甚至还有利润,相信包括他父母在内的身边的人还是刮目相看的。

离校后,计算机专业肄业的汪晓明做了一家分类导航业务的网站,类似58同城。首次创业,虽业绩平平,但公司基本能够收支自如,实现盈利。然而,对有互联网信仰的IT创业者而言,那时的西安还不是一座有足够吸引力的城市,没有互联网基因,没有IT同道。

于是,创业两年后的汪晓明决定离开西安,去离老家浙江平湖市不远的上海。

毫无疑问,汪晓明选择继续深耕互联网行业,但做什么呢?汪晓明发现,2007年的上海外贸出口市场依然充满着想象力,市场很大,但跨境电商基本没有人去做。当机立断,汪晓明随即与几个同学合伙创办一家外贸跨境电商平台贝通Beltal.com,主要做出口,卖家以中国人为主,把产品卖给国外的客户。

这块业务马云的阿里巴巴1999年已经开始渗透,只不过那时候的阿里还只是个信息平台,上面并无资金往来。汪晓明他们不同,一开始就涉及了跨境结算的业务。

等到阿里巴巴真正介入结算业务的时候已经是2008、2009年的事情,当时阿里推出一个叫AliExpress的线上交易工具,就像淘宝上面,可以直接结算。

然而,当时的在线结算基本上被PayPal这样的巨头所垄断,3%的高昂手续费,还有各种支付欺诈风险。在想了很多办法后,汪晓明发现了比特币这种东西,对于技术控来说,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是他所认可的,还能解决手续费的问题,确实是个很不错的解决方案。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比特币的不成熟导致其想要进行大规模商业化难度不小,包括今天同样存在商业化落地的问题。

对汪晓明而言,重要的是发现了新大陆并为将来打开区块链世界大门埋下伏笔,那一年是2012年。

如果说第一家公司仅仅是大学生的试水,那么贝通则让汪晓明见证了如何把一家公司从零开始做到十的过程。25 岁担任公司 CTO ,整个公司一年多时间迅速从两三人的团队扩张到一百多人。在整个风投概念还没起来的时候,红杉资本已经提出给贝通千万级的融资,不过汪晓明团队认为红杉给出的估值太低最终拒绝了。

发现新大陆,投身区块链

2012 年,整个做外贸、跨境电商的行业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整个行业看起来很美好,但却没有一家做的特别大的公司,包括投入了大量的钱和资源的AliExpress最终也未能进入大众视野。假货、合规性问题的接踵而至也意味着行业迎来瓶颈期,这时候,对新鲜事物保有好奇心的汪晓明发现了大数据。

2012年的大数据刚开始萌芽,大部分人对它都知之甚少。这时候,银联公司开始筹建大数据公司,当时银联选择合作的方式是:自己出资一部份,再从外部引进一些团队和资金,这么一家合资企业叫银联大数据。

当时的参与团队非常豪华,包括从斯坦福、Google 回来的精英一起参与做这个公司,汪晓明正是发起人之一。

可以看出,贝通和银联大数据的创业经历给汪晓明未来的区块链人生方向起到了一个垫石铺路的作用。因为跨境结算,了解到了比特币,进而关注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因为经历了银联大数据从默默无闻到家喻户晓的繁荣发展,汪晓明坚信区块链这一更加具有颠覆性的技术未来一定是引领世界的宠儿。

无论是跨境电商还是大数据,汪晓明是那种总能跑在行业前方并抓住机会坚忍不拔的人,对他来说,区块链就是这样一个新的机会。2013年底,在看清楚区块链这门技术潜藏着巨大的机会后,汪晓明从银联大数据这一如火如荼高速发展的行业中离开,成立了当时还没有多少人知道的、处于寒冬漫长萌芽期的区块链技术公司。

在结束了中国银联大数据的工作后,汪晓明带着两个同样做技术的团队投身区块链研究,并于2014年注册了上海朝夕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正式大步迈进区块链的大门,开始系统的深耕区块链底层技术。

用技术改写历史

上海朝夕网络成立后,汪晓明和他的团队做了许多尝试。

他们的思路是一开始做咨询,主要以偏技术为主,通过不断的科普推广,让区块链技术在中国发芽夯实基础。

除了咨询,汪晓明的公司后来还跟银行陆续合作跟区块链有关的项目。因为之前做的都是偏实验性的项目,离落地还有一些距离,所以汪晓明还在想接下来这条路怎么走,一方面TO C 的业务技术不够成熟,另一方面TO  B的业务爆发性不够强,想做大的话其中存在很多待解决的瓶颈。

汪晓明得出了初步预言,就当时区块链而言能够引领行业、模式清晰又能做成一定规模的,主要就是三方面:一个是矿机,另一个是交易所,最后就是投资。

现在的市场表明,汪晓明当初的判断是正确的,矿机,交易所和投资这三大领域这两年集中大爆发。

早在2016 年,汪晓明正式布局硬件领域,但一开始还是踩了不少坑。首先,硬件的投入要比软件大的多。其次,硬件需要有强大的供应链,一个矿机实际上需要的供应商一般在几十到上百不等,一个环节时间跟不上就会容易造成整个项目的时间被拖后。最后,硬件万一没做好,可能意味着前期投入功亏一篑。

这就是当时整个硬件行业的困境:没有足够成熟的团队,也没有办法彻底解决。

汪晓明最终认识到,即使矿机做的再好,底层公链技术很不成熟、性能问题无人解决、区块链技术仍然无法实现大规模落地应用,就意味着没办法推动整个行业的变革。如果技术问题解决了,不仅仅改写的是自己的人生纪录,甚至改写整个行业。

恰恰由于汪晓明2年的踩坑经验,才让他最终清楚的认识到,公链才是当下行业中最有意义最能推动技术发展的项目。他将自己和团队多年的技术积累全部开源给社区,因为他认为,区块链就是一个这样无私的、每个人都可以为之奉献的行业,他之所以如此热爱这个行业,也正是因为这个行业具备的特性和他的价值观完全相同。于是,汪及团队正式迈向公链这一更加伟大更具挑战性的事业。

论剑公链市场

不夸张的说,从决定布局公链开始的每一天,汪晓明和他的团队都在寻找解决限制区块链行业发展的底层设施问题。

团队研究发现,在全球范围内来说,提升公链性能是当下最急迫的问题之一。当前互联网的系统如淘宝双十一已经到了33万笔每秒,未来整个物联网系统可能会更高。比如说从智能汽车涉及到太多的交互跟大数据可能百万级甚至千万级。但区块链现在的现状是比特币7笔/秒,以太币25笔/秒,其他一些新的系统数据能达到几千就已经是这个行业的峰值了。

这几年在公链层面,全球范围内几家知名的公司老板们都在寻求解决方案。不同的公链项目解决方式不同,但市面上的公有链都是基于软件:如EOS,DFINITY,Hashgraph等。

由于大部分公有链采用的单一网络结构,使其很难成为主流产业的基础设施。而汪晓明一直从事软件工作,长期钻研区块链技术,再加上硬件制造也积累出了经验,汪晓明和他的团队共同提出了一个独特的解决方法:把两者相结合,简单来说,打造一个区块链软硬件体系架构,其中包含芯片加速引擎和区块链底层平台。

汪晓明介绍,HPB芯链之所以迅速被业界接受,因为其底层公链的三个主要特点,一是在网络并发上有极大改善,HPB通过BOE技术、共识算法加速、数据 压缩、数据加密等技术实现支持每秒百万级用户接入。BOE技术,即Blockchain Offload Engine,区块链 卸载引擎,该引擎是一个异构处理系统,包括BOE硬件、BOE固件,以及与之匹配的体系软件,该异构处理系统通过结合CPU串行能力和FPGA/ASIC芯片的并行处理能力,实现高性能 和高并发计算加速。 二是在FPGA芯片上内嵌了自行设计的签名机制,提高了验证签名的速度,目前可以达到每秒3万笔。以太坊和比特币的TPS低,除了受区块大小和出块速度,也与签名速度有关。三是在芯片上嵌入了整个HPB的打块和共识机制。

汪晓明认为,区块链项目目前存活率是个大问题,HPB芯链推出至今,全球区块链行业也发生了很多故事,这段时间,特别是去年8月时,遍地都是项目,如今当时90%以上项目已经消失,而HPB芯链至今还能继续在业内稳定发展,秘诀就是:拒绝浮躁,踏实做事;少说空话,多做技术。

 

汪晓明与团队部分成员

汪晓明团队的区块链设计目标百万级。按照原定计划,今年三月份汪晓明公司已经如约上线测试链,六月份会再推出主链。在布局主链的同时,也在布局DAPP,汪晓明说道:双管齐下,我们要打造的是一个基于高性能公链的完善生态。

刚刚过去的2018年春节,全民讨论区块链,盛况空前。各路大佬进入3点钟群,各路人士凌晨熬夜开讲,媒体设置区块链版块、招聘网站对区块链人才价码的提升、各篇区块链相关事件的报道。

区块链仿佛一夜成名,同样,汪晓明也失眠了。

但作为中国接触区块链最早的一批人,汪晓明此时与他不善言辞的性格一样,没有发表高谈阔论,和过去一样,他依然选择埋头钻研技术。

对于技术的执着,有网友这样评价汪晓明,他拥有十余年金融大数据与区块链技术开发经验,还是中国银联大数据的创建者之一,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主创区块链教学视频节目《明说》50多期,编译了《以太坊官网文档中文版》,并作为主要作者编写《区块链开发指南》,激励了更多人参与到区块链技术的研究和推广。

目前汪晓明与他的团队定位为海外主体、国际市场、技术驱动、面向全球的思路非常清晰。他们商业合作都已全面布局陆续敲定,尽管总体上可能还需要三年时间才能真正有成熟的系统来支撑一些比较商业化的应用,但汪晓明很乐观。在他看来,技术的成长不光依靠技术本身,还要联合商业的推动,只要有过硬的技术作为基础联动商业落地,配合优秀具有特色的运营模式,三年时间对他来说已足够搭建蓬勃生态,足以支撑HPB更加国际化,足以引领行业改变世界。

如今,在中国很多区块链支持者都把区块链类比当年崛起的互联网,与其说它是一场泡沫,更愿意相信它具有革命性的伟大意义。

于是,就有人认为汪晓明这样的区块链优秀创业者们就是未来的张朝阳、李彦宏、丁磊,他们每一天的努力,都在创造历史。有幸的是,如果你留心,我们可能就是这个历史的见证者。

作者
章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los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