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项目新闻

瑞波(Ripple)的故事

文章摘要:在这篇文章中,我们简要回顾一下瑞波的历史,并且考究一下创始人和合作公司之间的各种纠纷,通常涉及争夺 XRP(瑞波币)的控制权。然后我们探索一下瑞波背后的技术基础。我们得出结论是:明显的分布式共识机制没有达到其目的,因为瑞波的节点默认且有效地控制了账本记录,并将其更新至 Ripple.com 服务器。因此,我们认为,至少从技术的角度来看,和比特币或以太币这样的加密货币相比,瑞波币似乎没有相似的有趣特性。

2018 年 1 月 4 日,瑞波币(XRP)的价格达到了 3.31 美元的高点,自 2017 年以来涨幅达到 51,709% 。这意味着其市值达到了 3,310 亿美元,瑞波币的估值与谷歌,苹果,脸书,阿里巴巴和亚马逊 – 这些全球最大的科技巨头相若。据 “福布斯” 报道,瑞波执行董事长克里斯 • 拉森持有该公司 17% 的股份,并控制了 51.9 亿瑞波币,高峰时价值约 500 亿美元,这使他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尽管估值令人难以置信,但许多市场参与者似乎对瑞波币的历史和背后的技术所知甚少。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简要叙述瑞波的历史,并且看看它的一些技术基础。

 

瑞波的历史


瑞波支付: 2004 年~ 2012 年

瑞安•富格( Ryan Fugger )于 2004 年创建了一家名为瑞波支付( RipplePay )的公司。该公司背后的核心思想是建立一个能够取代银行金融体系的点对点支付网络。

瑞波支付的基本理论如下:

  • 银行的主要工作是发放和回收贷款。银行存款本质上是客户向另一家银行所借的贷款。
  • 在传统银行系统来说,鲍勃( Bob ) 给爱丽丝( Alice )转账仅仅是将他们各自银行贷款及账户余额更新一下,鲍勃在银行的余额略有下降,而爱丽丝的余额略有增加。
  • 瑞波支付认为,它们可以通过建立点对点网络取代银行,在这个网络中个人可以直接互相借贷,而更新这些贷款的余额可以实现支付。
  • 然后,只要系统能够找到支付方和收款方的关系路径,支付时只需要更新账户的余额即可。

在这个例子中,最右边的人向最左边的人支付 20 美元。尽管付款人和收款人之间没有直接的信任关系,但付款方式是通过7个人创造的6个信任关系链的 IOU 来实行的。 (资料来源: Ripple.com )

闪电网络避免了交易对手风险,除此之外,其网络架构与瑞波币的网络架构并无不同。我们认为,这个模式是不稳定的,而且我们认为信任网络是不可靠的,因此我们不确定它的效力。这个制度可能会被少数几家大型银行垄断操控,与现有的金融体系没有太大的区别,或者造成用户间的违约经常发生。然而,现今的瑞波币系统与最初的想法是背道而驰的。

在 2011 年初,比特币获得了许多市场关注,并开始引起瑞波币关注者的好奇。在某种程度上,比特币在瑞波币的失败下取得了成功,建立了一个似乎比瑞波币架构优越的点对点支付网络。早在 2011 年 5 月,比特币先驱杰德•麦卡勒布便加入了瑞波币,可能就是为了解决瑞波币的这些缺陷。

麦卡勒布在 2010 年创立了 Mt.Gox 比特币交易所,之后在 2011 年 3 月卖给了马克•开普勒斯( Mark Karpeles )。根据 WizSec 的金•尼尔森( Kim Nilsson )对 Mt.Gox 失败情况的分析,该平台早在 2011 年 3 月 当麦卡勒布卖平台时其流动性已经出现问题,达到了 8 万比特币和 5 万美元缺口。不久之后,瑞安 • 富格将瑞波币项目的缰绳交给了麦卡勒布。

OpenCoin: 2012 年 9 月至 2014 年 9 月

2012 年,麦卡勒布聘请了克里斯 • 拉森,拉森现在仍然担任执行主席,网站描述他为瑞波币联合创始人。这标志着 OpenCoin 时代的开始,这是 2012 年和 2015 年之间的三次名称变化中的第一次。拉森是 E-Loan 的前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E-Loan 是他于 1996 年创立的公司, 然后在1999年科网最火的时候上市,之后在 2005 年卖给了 Banco Popular 。其后,拉森创立了 Prosper Marketplace ,一个点对点贷款平台,之后于 2012 年加入了瑞波。

拉森对价格波动和价格泡沫并不陌生。E-Loan 在 1999 年至 2001 年之间经历了 99.1% 的大幅下跌。 E-Loan 的 IPO 股价在 1999 年 6 月 28 日为 14 美元,之后在 2005 年以每股 4.25 美元的价格出售。为了对应比特币的成功,瑞波币现在计划允许比特币在其网络上进行支付,并作为结算的基础货币。这一时期也标志着瑞波币网关( Ripple Gateway )结构的启动。社区意识到点对点结构似乎不起作用,普通用户不愿意充分信任交易对手以使网络可用于支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瑞波决定组建网关,这是许多用户信赖的大型操作模式。据说这是一种妥协,是传统金融机构与点对点网络之间的混合。

2012 年底, OpenCoin 反对瑞波通信公司( Ripple Communications )使用 “ Ripple Card ” 这个名字,瑞波通信公司将瑞波币支付网络推出的日期写早了。这说明了公司文化变化的开始,其更愿意用法律手段来保护公司,并将策略转变为更多地关注瑞波的品牌效应。

瑞波通信公司是家位于内华达州的独立电信公司,其持有 Ripple.com 域名,并在瑞波支付网络成立之前就在使用瑞波这个名称。 (资料来源: Internet Archive)

2012 年 10 月, Kraken 交易所( 2011 年推出)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西 • 鲍威尔和麦卡勒布的密友,参加了瑞波的第一轮种子投资,总投资额约为 20 万美元。;罗杰•菲尔( Roger Ver )也被认为是瑞波的早期投资者,显然在“创始人都搞不清楚他们创立了什么之前”进行投资。

加密货币 XRP (瑞波币)的推出:2013 年 1 月

瑞波于 2013 年 1 月推出了 XRP 。与比特币一样, 瑞波币系统建立在加密签名公开区块链上,因此不需要最初的信任网关或网关设计。瑞波币可以直接由用户发送给用户,没有网关或交易对手风险,这是瑞波网络上所有货币(包括美元)的使用方法。瑞波网络可能希望将 XRP 与美元支付的信任结构网络结合,例如用于支付交易费用。该公司将 XRP 的供应量定在了 1,000 亿个的高水平,有人声称这将有助于防止瑞波币价格大幅上涨。批评者认为, XRP 可能不是其网络组成的必要产物。

2013 年 4 月, OpenCoin 从 Google Ventures , Andreessen Horowitz , IDG Capital Partners , FF Angel ,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Bitcoin Opportunity Fund 和 Vast Ventures 获得了 150 万美元的资金。这是期后多次风险投资的第一轮,其中包括了一些世界上最有名的风险投资公司。

麦卡勒布在 2013 年 6 月到 2014 年 5 月之间的某个时点离开了这个项目。虽然他离职的事似乎是在 2014 年 5 月才在瑞波社区被广泛讨论,但公司后来的陈述声明表示他是在 2013 年 6 月结束了他的任职,并由斯蒂芬•托马斯( Stefan Thomas )接任技术总监。托马斯在 2011 年 3 月创建了 We Use Coins 网站,并在 2011 年摄录了 “什么是比特币?” YouTube 视频。

麦卡勒布似乎由于不同意拉森在战略上的某些观点,而拉森得到了新的风险投资者的支持,所以最终麦卡勒布被迫离开。在离开瑞波的项目之后,麦卡勒布在 2014 年创立了恒星币( Stellar ),该项目据说是建基于瑞波币背后的一些基础技术原理。

Ripple Labs : 2013 年 9 月至 2015 年 10 月

2013 年 9 月, OpenCoin 重新命名为 Ripple Labs。

2014 年 2 月,瑞波币实施了 在2014 年 8 月装载的 “余额冻结” 功能。这使即便在没有有效签名的情况下,瑞波币网关也可以冻结甚至没收用户的加密货币。据说这样做的动机是使网关符合监管要求,例如在法院命令要求没收资金的情况下。网关的默认设置是启用冻结功能,但网关若通过使用 “不冻结”( NoFreeze )功能来禁用此选项,便可以取消冻结或没收加密货币的功能。当时最大的网关 Bitstamp 没有选择取消冻结功能。

2015 年 5 月,美国监管机构认为 Ripple Labs 以未经授权的方式出售 XRP 违反了 “银行保密法”,并向其罚款 70 万美元。瑞波同意采取补救措施,其中主要补救措总结如下:

  • Ripple Labs 必须在 FinCEN 注册。
  • 如果瑞波发行更多的 XRP ,那么这些收款人必须注册他们的账户信息并向瑞波提交身份证明文件。
  • 瑞波必须遵守反洗钱法规,并指定合规执行官。
  • 瑞波必须经过外部审计。
  • 瑞波必须向监管机构提供数据或工具,以便分析瑞波币交易和资金流动。

瑞波: 2015 年 10 月至今

2015 年 10 月,公司简化了名字叫瑞波( Ripple )。

在 2016 年 9 月,瑞波向日本领先的网上零售股票经纪公司 SBI Holdings ( 8473 JP ) 筹集了 5,500 万美元的资金。 SBI 收购了瑞波 10.5% 的股份。正如我们在 “承受着加密货币市场风险及收益的上市公司” 一文中所提到的,这是 SBI 在加密货币方面投资的一部分。 SBI 和瑞波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 SBI Ripple Asia , SBI 拥有 60% 股权,瑞波拥有 40% 股权。公司希望利用瑞波的 “分布式金融技术” 创建一个结算平台。

2017 年 9 月,另一家区块链公司 R3 起诉瑞波。 R3 认为,瑞波于 2016 年 9 月同意 R3 购买价值50 亿 XRP ,到期日为 2019 年 9 月,行使价为 0.0085 美元的期权。于最高价位时,此看涨期权的内在价值约为 165 亿美元。 R3 称, 2017 年 6 月,瑞波没有任何权力的情况下终止了该合同。瑞波随后提起反诉,指称 R3 没有履行其在 2016 年协议中的承诺,未能为瑞波引入大量银行用户系统或推广 XRP 用于这些银行系统。截至 2018 年 2 月,该诉讼案件仍未解决。

 

瑞波币供应和公司储备


当瑞波成立的时候,它创造了 1,000 亿个 XRP ,其中 800 亿分配给了公司, 200 亿给了三位创始人。下面是这些 XRP 大致分布情况: 

  • 瑞波公司获得了 800 亿 XRP
  • 拉森获得了 95 亿 XRP ;2014 年,拉森承诺将 90 亿中的 70 亿 XRP 投入慈善基金会。
  • 麦卡勒布获得了 95 亿 XRP 。离开瑞波后:
    – 麦卡勒布保留了 60 亿(可能锁定协议)
    -麦卡勒布的孩子收到了 20 亿(有锁定协议)
    -慈善机构和麦卡勒布的其他家庭成员共得到 15 亿(不受锁定协议的约束)
  • 亚瑟•布里托( Arthur Britto )收到 10 亿(有锁定协议)
    当麦卡勒布离开瑞波时,人们担心他会否把他持有的 XRP 砸入市场,使其价格崩盘。 麦卡勒布和瑞波达成了限制销售 XRP 的协议,来防止上述情况发生。瑞波指责麦卡勒布违反了最初约定的条款后,在2016年又重修订了该协议。

至于瑞波公司持有的 800 亿 XRP ,原计划是出售或捐出这笔余额,用于公司运营提资金,并用它作为全球汇款网关的种子基金。

“正如瑞波维基 ( Ripple wiki ) 所说的那样:XRP 不能被抹黑。瑞波网络创建时,创建了 1,000 亿 XRP 。创始人给予了 Ripple Labs 800 亿 XRP 。 Ripple Labs 将用于开发瑞波软件,推广瑞波支付系统,捐出或出售 XRP 。”

自 2014 年 12 月至 2015 年 7 月,公司在网站上披露了其持有的 XRP 数量,流通金额以及间接(通过提取准备金)公司经营所花费的金额。该公司没有就它出售及捐出的数量进行识别。 2015 年 6 月 30 日的披露如右图所示。

2015 年 7 月,瑞波似乎在网站上修改并删除了这部分资料。至少 2017 年底瑞波披露了3个数字,“由瑞波持有的 XRP 数量”,“分配了的 XRP 数量”和“被托管的 XRP 数量 ”。截至 2018 年 1 月 31 日,结余如下:

  • 瑞波持有 70亿 XRP
  • 分配了 390 亿 XRP
  • 被托管的 XRP 为 550亿

我们一直无法将旧的瑞波储备数量与瑞波目前持有新的 XRP 的数量联系起来,因此我们不能确定公司在整个时期内在运营上花了多少钱。然而,我们已经分析了所有披露的信息,总共有 12 个数据,加上公司首席密码专家大卫 • 施瓦茨( David Schwartz )的论坛帖子(他被认为是瑞波主要技术人员,网名为 JoelKatz ,据说他拥有 10 亿 XRP )。下图显示了我们就 XRP 的分布及支出做出的计算:

从 2013 年到 2015 年 XRP 的持有量 – 十亿为单位。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 Ripple.com )

XRP 支出(销售给合伙人加上捐出的 XRP )以及花费在公司运营上的 XRP  – 十亿美元为单位。十字表示有信息来源。我们不知道为什么 2015 年底花在公司运营支出似乎下降了。(资料来源: Ripple.com , https://forum.ripple.com/viewtopic.php?f=1&t=3645, https://forum.ripple.com/viewtopic.php?f=1&t=3590 )

XRP 流通量 – 十亿为单位。 (资料来源: Ripple.com , https://forum.ripple.com/viewtopic.php?f=1&t=3645 , https://forum.ripple.com/viewtopic.php?f=1&t=3590 , Coinmarketcap/new Ripple disclosure )

数据显示,从 2013 年 1 月到 2015 年 7 月, Ripple 销售或支出了 125 亿 XRP 。我们无法确定有多少 XRP 被出售,价格是多少,或者有多少 XRP 被捐出。该公司在 2014 年 3 月至 2015 年 7 月之间在公司运营上花费了至少 40 亿 XRP ,但是没有关于这些花费的详细信息。

 

公司创始人之间的纠纷


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那样,与公司分道扬的麦卡勒布没有得到最好的保障。 2014 年 5 月,早期的瑞波投资者杰西 • 鲍威尔说到:

“麦卡勒布离职后,公司管理层走向了一个不同的方向。不幸的是,麦卡勒布和我在早期对这个项目所抱有的幻想已经消失了。我对管理层不再有信心,我也已不再相信公司有从创始人错误分配给自己 20% 的 XRP 中恢复过来的能力。在 麦卡勒布离开瑞波之前,我曾经要求创始人把他们的 XRP 归还给公司。麦卡勒布是同意的,但拉森拒绝了 – 留下了僵局。今天下午,我尝试重新与他们讨论 XRP 的分配情况,再一次,麦卡勒布对方案的态度是很开放的,而拉森则是有对抗心里的。”

瑞波回应鲍威尔,声称他传播虚假和诽谤的信息,违反了他作为瑞波董事会成员的义务。信中说:

事实上,正如拉森先前与你和麦卡勒布讨论中所说的那样,他一直并且仍然愿意把大部分创始人的 XRP 归还给 Ripple Labs 。

鲍威尔反驳说,拉森只会把他持有的一部分 XRP 退还给公司,而与其说是归还,它实际上是一笔贷款。 鲍威尔在这封信的最后解释了他如何看待给予创始人 200 亿 XRP 给瑞波带来的后果:

麦卡勒布和我在 2011 年 9 月开始了 Ripple 项目。而拉森是在 2012 年 8 月左右加入。在拉森加盟之前,公司有两名投资者。我不确定何时麦卡勒布和拉森分给自己 XRP ,但他们说是在 2012 年 9 月公司注册成立前。我认为,这两个人在没有获得早期投资者的同意,同时没有将得到的 XRP 分给其他投资者的情况下,窃取了公司资产。无论他们在 Opencoin 注册之前分给了自己什么,我认为都应该放弃。 2012 年 9 月到 2012 年 12 月期间,发生过几次账本重置,而由 Opencoin 建立的新版瑞波也出台了,这明显是利用了公司的资源。如果麦卡勒布和拉森继续运行旧软件来保存他们的 Betacoin ,我没有意见。不幸的是,麦卡勒布和拉森在 2012 年 12 月再次为自己分配了 XRP 。 XRP 肯定不是公司给予麦卡勒布和拉森的,公司存在之前它根本不存在,这些 XRP 是由公司资源创造的。 XRP 一直属于公司,而麦卡勒布和拉森从公司拿走了。我要求他们归还他们偷走的东西。

鲍威尔继续在瑞波论坛区中对该事件发表评论:

“董事会和投资者已经知悉该情况一段时间了。自从我发现这件事以后,我一直尝试说服他们归还他们的 XRP 。麦卡勒布是愿意的,但拉森不同意,麦卡勒布不归还他的份额是为了能有一定的筹码更有力地说服拉森。这并不是一个我们经常讨论的话题,我以为当拉森想到这将对瑞波的形象所造成的损害时,这些事便会自然解决。如果我的目标是取得我的份额的话,我可能会更主动,但我只是假定它最终将全数归还给公司。我本来可以同意用少量的 XRP 代替现金补偿或代替股权,否则,我们都应该像其他人那样以市场价格购买我们的 XRP 。”

该公司通过营销副总裁莫妮卡•龙( Monica Long )对鲍威尔持续的对公司造成的公众压力做出回应,承诺如下:

“此外,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拉森已经授权设立一个基金会,将其 70 亿 XRP 的捐赠分配给被欠薪和财务不足的人。这个计划一直在发展中,但现在正在加速完成,它独立于所有原始创始人之间的正式协议。他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也是消除市场对公司的干扰使得公司能着眼于更广阔使命的最好方法。基金会的详细情况,独立的董事架构,及其他有关消息将在之后公布。”

上述回应似乎转移了瑞波社区里面对瑞波和拉森造成的压力。建立的基金叫 Ripple Works 。我们审查了截至 2015 年 4 月和 2016 年 4 月财政年度慈善机构的美国税务申报,其中显示了以下 XRP 捐款:

日期捐赠人数额 ( XRP )
2014 年 11 月克里斯·拉森2 亿
2015 年 4 月克里斯·拉森5 亿
2015 年 7 月克里斯·拉森5 亿
2016 年 11 月瑞波公司10 亿

截至 2016 年 4 月,承诺两年后,拉森看来已经从承诺的 70 亿 XRP 总额中至少给出了 12 亿 XRP 。截至 2017 年 4 月的年度报告我们尚未拿到,因为官网仍未给出数据。

纠纷和 Bitstamp 瑞波币冻结事件


2015 年,瑞波利用了 2014 年 8 月设立的瑞波冻结功能。 Bitstamp 网关冻结了属于 麦卡勒布家庭成员的资金。有些人认为这很具有讽刺意味:瑞波最初表示其冻结功能是为了使网关能够遵守执法机构的命令而实施的,但是该功能的第一次实际应用是基于瑞波公司对其创始人之一所发出的。

似乎麦卡勒布的家庭成员以约 100 万美元的价格将 9,600 万XRP(也许是其他家庭成员的 20 亿 XRP 的一部分,而不是锁定协议的部分)卖给了瑞波。在瑞波用美元购得 XRP 后,瑞波似乎已经要求 Bitstamp 使用瑞波冻结功能来没收用于购买 XRP 的 100 万美元。 2015 年, Bitstamp 把瑞波和麦卡勒布都带上了法庭,以确定最佳的解决方案。

法庭文件声称/揭露以下内容:

  • 麦卡勒布拥有 55 亿 XRP 。
  • 麦卡勒布的两个孩子拥有 20 亿 XRP 。
  • 慈善组织和其他家庭成员还持有 15 亿 XRP 。
  • 2015 年 3 月,麦卡勒布的亲戚雅各•斯提芬森( Jacob Stephenson )提出向瑞波出售 9,600 万 XRP 。
    瑞波同意支付将近 100 万美元用于从斯提芬森手中购买 9,600 万 XRP ,这个复杂的交易构成“操纵市场”,“不当地夸大 XRP 的交易价格,误导其他买家”等行为。除此之外,瑞波不但支付溢价完成交易,并要求斯提芬森返还 75,000 美元溢价。
  • Bitstamp 的首席法务官也是瑞波的顾问,因此存在利益冲突。

麦卡勒布和瑞波之间的纠纷一直持续到 2016 年 2 月的最终决议,当时该公司暗示麦卡勒布违反了 2014 年 XRP 的锁定协议,另表示双方已达成最终和解:

麦卡勒布于 2013 年 6 月退出了瑞波。在此之后,他在瑞波的公司战略或运营中没有扮演任何角色。但是,他持有大量 XRP 和公司股份。 2014 年 8 月,我们就锁定协议的条款达成一致,其中规定了麦卡勒布可以出售 XRP 的时间表和限制。该协议的目的是确保麦卡勒布能以对瑞波生态系统有建设性的方式来分配他的 XRP 。自 2015 年 4 月以来,麦卡勒布一直忙于应付涉嫌违反 2014 年协议的诉讼。

麦卡勒布以他的立场作出了回应,表示他对最后拟定的协议条款也很满意。

本周解决了一个拖了很久的问题。恒星( Stellar )和我终于在瑞波的纠纷中达成和解。和解表明,瑞波的说法完全没有根据。瑞波已经同意交换恒星币,我同意和解诉讼。

根据最终协议,麦卡勒布的家庭成员的 100 万美元解冻了,瑞波同意支付所有法律费用, 20 亿 XRP 被释放捐赠给慈善机构。麦卡勒布可以自由地出售剩余的 XRP ,该数量也许超过 50 亿 XRP ,其表述符合下表中的条款。

2014 年协议2016 年协议更新
  • 第一年麦卡勒布的每周销售额上限为 1 万美元。
  • 第二年,第三年和第四年,每周的销售额上限为 2 万美元。
  • 第五和第六年的销售额每年上限为 7.5 亿 XRP 。
  • 第七年的销售额每年上限为 10 亿 XRP 。
  • 第七年以后每年的销售额上限为 20 亿 XRP 。
  • 麦卡勒布必须捐赠 20 亿 XRP 给慈善机构。
  • 麦卡勒布必须保留 53 亿 XRP 的所有权, 而该资金将由瑞波控制。
  • 麦卡勒布和慈善机构将能够共同出售不超过每日平均交易量的以下百分比:
    • 第一年为 0.5% ,
    • 两年和三年为 0.75% ,
    • 第四年为 1.0% ,
    • 此后为 1.5% 。

 

瑞波共识机制的过程


共识系统
瑞波技术似乎经历了几次迭代,但瑞波核心的营销点是它的共识机制流程。 2014 年, 瑞波使用下图来说明共识系统,这似乎是一个反复的过程,由服务器提出提案,节点只有在达到一定票数同意时才接受这些提案。关键条件是服务器阈值达到 80% ,一旦超过这个阈值,节点就认为该提案是最终的。这个图像描绘了这个过程中的一些复杂性, BitMEX 研究团队无法理解系统的详细内部运作或者它如何具有共识系统所需的任何归集特性。

为了撰写本报告,2018年1月,BitMEX 研究团队安装并运行了一份 Rippled 。我们通过从服务器 v1.ripple.com 下载了五个公钥列表来操作节点,如下面的截图所示。所有五个密钥都分配给 Ripple.com 。该软件指出,需要五个密钥中的四个来支持提案才能被接受。由于密钥都是从 Ripple.com 服务器上下载的,因此瑞波基本上完全控制了账本记录,所以可以说这是一个中央(集中式)的系统。事实上,我们的节点表示密钥将于 2018 年 2 月 1 日过期(截图后几天),意味着软件将需要再次访问 Ripple.com 服务器下载一组新密钥。

运行中的 Ripple 屏幕截图。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

当然,中央系统没有什么问题,绝大多数电子系统是集中的。集中化使得系统的构建更容易,更高效,更快,更便宜,更有效地阻止双重花费,更容易集成到其他系统中。然而,一些瑞波营销材料,如左图所示,表示瑞波系统是去中心化的,这种材料可能被认为是具有误导性的。

除了可能产生误导性的营销材料之外,我们认为,涉及决议人数过程和 80% 门槛要求是不必要的,这只会令情况混乱。瑞波的支持者可能会争辩说,五个公钥的列表是可定制的,因为人们可以手动编辑配置文件并输入任何想要的密钥。事实上,在瑞波网站上的确有这样的验证者列表。但是,没有证据表明许多瑞波用户都有手动更改此配置文件。
即使用户要修改配置文件,也不会有很大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假设系统会集中在一个账本上。例如,一个用户可以连接到五个验证器,另一个用户可以连接到五个不同的验证器,每个节点都满足 80% 的阈值,然后产生两个互相冲突的账本。据我们所知,来自一组服务器的 80% 的法定阈值没有归集性或共识性。因此,我们认为这个共识过程是没有意义的。

账本的验证
尽管共识机制是集中化的,但仍可以争辩说,用户节点可以验证来自所有参与者的交易数据。这可以说是提供了一些保证。但是,如果往后记录的账本是一个集中化的机制,那么瑞波服务器如果接受区域节点拒绝的无效提议,您的节点则无法进入。有人便会争辩该验证价值有限,瑞波对账本握有控制权。

显然,瑞波从账本开始到现在丢失了 32,570 个区块,节点无法获得这些数据。这意味着人们可能无法审核瑞波原有的 1,000 亿 XRP 推出的整个区块链和全部路径。这对某些人来说是很重要的,特别是鲍威尔的评论中提到,这表明早期账本被重新设置的可能性。大卫•施瓦茨( David Schwartz )解释了失踪区块的重要性:

这对普瑞波用户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在 2013 年 1 月,瑞波服务器中的一个错误导致账本头丢失。在运行的瑞波服务器中的所有数据都被收集起来,但仍不足以重新构建账本。原始交易仍然存在,但与其他交易混合在一起,并且无法分辨哪个交易进入了哪个帐本。没有了账本头,便没有一种容易的重建账本的方法。您需要知道账本 N-1 的散列来构建账本 N ,这将会令到整件事变得很复杂。

 

结论


这份报告大部分内容都集中在争议上,主要涉及对 XRP 的控制,包括对盗窃的指控。也许这种争端不算特别,尤其是在考虑到生态系统价值的快速及意外的增长后。事实上,这个争议的故事可能跟本文引言中提到的大型科技巨头经历相似。

比争议更重要的是,瑞波系统的目的实际上是生成集中化管理,因此可能没有像比特币这种加密货币有任何有趣的技术特征 – 尽管这并不意味着瑞波或 XRP 注定要失败。瑞波公司不但拥有大量财务资本,并在市场营销和拉拢业务伙伴关系方面已经证明了其实力,也许这可能意味着公司能成功地令企业或消费者使用 XRP 加密货币。如果是这样的话,比特币批评者们经常提出的论点可能在瑞波的案例中更加贴切和相关。这些论点包括:

缺乏通货膨胀是一种天真的经济政策。
加密货币的价格过于波动和投机。
普遍使用后,监管机构会关闭系统。
最重要的论点是,为什么不使用美元呢?银行将建立基于传统货币的数字系统(如果它们不存在的话)。

关于瑞波的真正秘密在于,鉴于系统的巨大市场价值,为什么所有比特币批评者们都如此沉默?除了批评者外,也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同样适用于比特币的一些支持者。大多数人似乎是根据自身的文化和个性来判断事物,而不是根据技术基础。

 

来源
BitMEX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lose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