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数字货币

81%的ICO是诈骗!盘点那些年已经跑路的区块链项目

据Satis Group LLC调查表示:“我们发现大约81%的ICO是诈骗,大约6%失败,大约5%的人死掉了,大约8%的人继续在交易所进行交易。”

在当下狂躁的币圈,创业者、投资人、布道者、以及大量不明真相的韭菜们,无论愿不愿意,都已经被裹挟进这场完全分不清真假的赌博游戏之中。

伟大的无产阶级思想导师马克思同志说过: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上绞架的危险。“享受过一夜暴富,你再也忘不掉捷径。”在币圈,随时都在演绎着不可名状的创富神话和资本骗局。为了成千上万倍的回报,疯狂的资本和代投方树立诸多普通人无法辨别的“成功”的典型,吸引着海量的盲从者跟随入场。

随着巨额资金的进进出出,诸多币种的横空出世,监管政策的出台,怀有不良目的项目方以及代投方的洗脑式销售,使得众多贪婪、盲目的投资者遭受了重大的损失。

今天,就为大家汇总一下,最近几个月内币圈涉嫌圈钱欺诈以及跑路的平台和代投方,以期能够帮助广大的投资者和吃瓜群众擦亮眼睛,认清币圈的真相,从而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超级明星(MXCC)

2018年1月初,项目方超级明星(MXCC)宣传信息是这样的:超级明星是由美国硅谷基地孵化区块链知名公司联合马来西亚Superstar media创投有限公司研发运营的明星影视产业的智能数字资产。

他们宣称该项目由Superstar media传媒巨头推出,在全球建立多个在线共享社区,依托于超一公司全球顶级区块,联合诸多行业大咖、影视明星、导演、制片人团队,全面打造基于以太坊智能合约技术架构的母子区块链联合运营产业模式。

同时,超级明星利用QQ群、微信群、电报群,进行大规模不实的宣传造势和疯狂的饥饿营销,部分自媒体还在平台上为其做虚假宣传。

为了让人们相信超级明星不是一个空气币,超级明星团队描绘了一些完全不存在的应用场景并虚构有政府的信任背书,还公布了具体的代币认购时间,而此时他们连一个白皮书都没有发布。

但是,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暴涨让大量的投资者忽略了其中蕴藏的巨大风险,有的人即便意识到了问题,也不相信自己会成为最后被割的韭菜。但事实是,这种看似击鼓传花的游戏,在第一棒就停止了。

1月9日,超级明星(MXCC)才注册官网域名。

1月11日,超级明星发起私募。参与成本价是2.5元左右,发行量 20亿。募集资金50亿元。

1月27日,超级明星在香港尚亚交易所正式上线,而不是之前一直宣传的在火币、聚币上线。开盘价是0.2元,刚开始就破发12倍。

之前通过各种方式被忽悠进场的投资者意识到被骗,一些受害者们便到处拉群控诉讨伐,希望能够找到代投方和项目方,寻求办法退币并挽回损失。

此后到2月中旬,超级明星团队一边利用部分媒体渠道为自己造势、拖延时间,一边在快速地抽身跑路,直至最终失联。而尚亚MXCC代币的价格逐渐归零。

至此,一场由项目方、代投方和部分媒体参与的诱导诈骗,仅用短短6个星期的时间就卷走了投资人将近50亿人民币的真金白银。

如此高效率的金融诈骗,简直是丧心病狂!

假代投“李诗琴”事件

2017年9月4日,央行联合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保监会等国家有关部门联合下达文件,正式定性ICO是非法集资,并明确禁止任何代币的发行融资活动。

此令一下,那些对区块链和虚拟货币感兴趣的国内投资者想要参与ICO的难度骤然增加,“代投”这一中介角色逐渐“吃香”。正常情况下,是国内投资人将自己的数字资产转给“代投人”,并从“代投人”手中换回ICO后的代币。

曾一手策划3M邮币卡骗局的“李诗琴”(个人真实信息到现在仍无法确认)正是利用了这一操作流程,联手以前的伙伴“筑梦”,以总代投的身份,策划了beetoken, refereum, current, dock, Lino, cortex, akasha, mainframe, iotex, keep.network, switcheo等13个虚假代投项目,合计骗走投资人的7亿多人民币,然后跑路。

本案的另一关键角色“夜色”,此前一直做一手代投,以赚取代投费,与基金公司等有过合作经验。

刚开始的时候,“李诗琴”以“直接对接国外渠道,高帕点、高比例”为诱饵,吸引中间人“筑梦”为其牵线“夜色”。据部分自媒体所述,“李诗琴”为骗取信任,先发布了一个基石项目,“承诺可以投上,并且比例不低”。为此,“夜色”出于信任给“李诗琴”转账145个ETH,以投资基石这个项目。

“夜色”原本想等到基石发币后测试渠道是否靠谱再考虑进一步合作。但在市场上逐渐涌现越来越多的ICO项目、“夜色”下属代投和散户过于庞大、“李诗琴”又以高比例高返点进一步利诱的情况下,“夜色”急功近利,还没有等到基石发币,就向“李诗琴”又投入了大量项目。

后来,基石项目如期上线比特儿(一家虚拟货币交易所),但“李诗琴”所在的基金公司迟迟没有发币。据当时“李诗琴”给出的解释,说是“国外渠道正在计算比例”,并找出各种理由以拖延时间。
实际上,“李诗琴”诈骗团伙在拖延的时间里,很可能拿其他项目收到的ETH,去比特儿买入大量的基石,以进一步博取“夜色”信任。在将这些ETH转移并变现之后,“李诗琴”随后拉黑“筑梦”和“夜色”携款跑路。

而投资人在迟迟未见发币,并发现自己被拉黑了之后,才明白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六点公会”跑路事件

六点公会类似于一家综合性区块链媒体,网站具备数字证书,内容看上去也很正规,比如有数字货币的评估、币种分析等等,还有打击ICO欺骗团伙的页面内容。他们宣称主要开展代投中介服务。

2018年1月份,不少对币圈感兴趣的投资人,通过各种方式被吸引进名为“六点公会”的电报群。

1月30日,电报群里管理员Lucy开始发“邀请4个电报群友,送1000个本体”的消息。随着入群人数的不断增加,群内客服每天邀请人的统计表格也在不断更新。

详细的官网内容和奖励制度,实时更新的统计表格、币种评估分析、币种筛选规则,让投资者们放松了警惕和防备,之后安排唱反调的托等待有疑问者主动询问,再设置几位宣称被退币的投资者,使得投资者更加确信这是一个正规的平台。

2月5日,当六点公会电报群人数达到500人时,群内管理员“六点公会lucy”,发布了基石ABT的私募信息,要求之前先填谷歌表单,登记姓名 电话 打币地址。

2月10日,所有投了项目的人被踢出六点公会500人大电报群,客服私聊发送了一个新的VIP电报群链接,让投过的人进群。

2月12日凌晨一点,六点公会所有电报群删除、网站删除、涉及人员账号删除,最终凭空消失。

据不完全统计,约有40位投资人损失了309个以太坊,合计人民币约三百万。

其他跑路事件 

(1)比特币交易网站GBL(Global Bond Limited)以类似期货做多做空的高额回报的方式,吸引了大量的投资人关注投资。但网站在2018年1月突然下线,使得数百名投资者损失超过2000万元。

(2)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艺术品流通、鉴赏等方面的ICO项目Arts通过虚假宣传、虚设项目、伪造项目支持者、暗箱操作等手段,在1月20日上线澳洲U网,上市即破发。

(3)其他如太空链(Space Chain)、影视链(MDC)、英雄链(HEC)等等,基本上都是通过虚假宣传,虚构白皮书和项目团队等手段,引诱投资者上当,最终在上线后严重破发,使得投资人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4)还有这几天传的火热的被指自媒体靠维权骗钱的“金钱报”,你以为的维权,其实是新一轮收割!

投资有风险,越贪风险越大,无论币圈、链圈、游戏圈,靠别人点拨提醒是没什么用的,关键是自己要擦亮眼晴,控制住贪欲。
来源
是乎弟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lose
Close